森林动态

news

探探下载
返回列表
探探上瘾,不如说我是对新鲜感上瘾了
2019-05-11      城市森林
  About
 
  『爱情事故』
 
  今天的作者没有透露她的名字。尽管已经是2018年,尽管第一批00后都已经参加完了高考,但是在社会舆论价里,喜欢通过交友软件来认识异性的人,包括玩交友软件这件事,依然会让人们的嘴角勾出一个嘲讽外加暧昧的角度。
 
  的确,大多数人心目中理想的爱情,似乎不应该来自一段段暧昧的勾搭和不走心的配对。但是从古至今,爱情存在和出现的方式就从不顾及我们的想象和期待,想要从一个APP里找到真爱这件事,又有什么需要被腹诽的呢?
 
  在APP里寻找爱情的人们,也跟在现实中一样,仿佛恣意妄为其实又小心翼翼,被伤害也伤害别人,想要爱情又善于逃避。
 
  期待着爱情,却又没有耐心等待爱情,也许这才是爱情里最让人黯然的事故吧。
 
  我是小酒酒。
 
  2018.08.07第一百零九起『爱情事故』。
 
  0708
 
  本期作者丨匿名
 
  阅读时长:7min
 
  本文授权转载自我要WhatYouNeed
 
  (ID:newWhatYouNeed)
 
  图丨Tumblr
 
  与其说玩探探上瘾,不如说我是对新鲜感上瘾了
 
  正文
 
  ▼
 
  这是我在探探上约出来见面的第23个男生了。
 
  前一天晚上我们才配对上,聊了聊我喜欢的精酿啤酒,他说:“那下次一起喝?”
 
  我说:“不如就明晚吧。”
 
  在地铁口见面,他穿了件粉色的潮牌t恤,有点胡渣,打完招呼后的第一句话是:“你不是广东人吧?”
 
  很常见,也很无聊的开场白。70分吧,还凑合。
 
  我玩探探三年了,收获的like近10万,匹配的聊天只有437个。
 
  我不采取疯狂右划(匹配)的战术,主要看质量。
 
  同事们叫我探探艺术家,催稿的时候会开玩笑说“别玩探探了快写稿”,选题会上也调侃“探探上认识了什么新的人吗,讲来听听。”
 
  我知道大家对探探嗤之以鼻,也不辩解,因为我不爱设置界限。
 
  聊天也好,聊骚也罢,只要对话频道一致,见面以后发生什么,我都可以接受。
 
  玩探探,有默认的规矩:接受戛然而止的聊天,也接受突如其来的拉黑。毕竟大家都一样,匹配了几百个人,不差你一个。
 
  我经常同时和3、4个人聊天,我猜大家都是。面对这么多选择,没人会抱着“非你不可”的心态相处。
 
  而约探友(原谅我用这么土味的词来形容探探好友)见面像是打游戏,一个个未知的人像是未解锁的关卡,破了一个关,就期待着下一个。
 
  除非这个关卡足够吸引你,否则,没人会按重播键。
 
  几个月前,我匹配了一个玩音乐的男生,我的动态里放了一张落日飞车的专辑照片,他打招呼的时候说,“好巧,我也有这张诶。”
 
  点进他的主页,动态有20多条,大部分是CD的照片。一般我不会跟动态发太多的人聊天,因为探探活跃度太高,显得寂寞又饥渴。
 
  但这次我推翻了自己的想法,讲了几句话后,就欣然接受了加微信的邀请。
 
 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livehouse门口。很巧地,演出前一天才发现和对方买了同一场的票。
 
  他拿出一包七星蓝莓递给我,说:“呐,给你准备的。”结果我俩都忘了带火机,面面相觑,笑傻了。
 
  那场演出很糟糕,结束以后,我们一边吐槽乐队,一边打了车,往他家的方向行驶。
 
  他房间里有一整面墙的电影光盘和CD,我最喜欢的歌手的海报就贴在旁边。还有好几把吉他,和我看不明白的音乐播放设备。
 
  “你完蛋了。”我对自己说。
 
  我得承认,那一刻,我是真的被俘虏了。
 
  那天晚上,我贴在他耳边,摸着他的胡子问:“喜欢我吗?”
 
  他回答:“喜欢。”
 
  后来,我回了家,有一整个星期的时间都看着微信对话框,不知道该发些什么话给他。
 
  他回复的字很少,我也不想那么不酷地,总是主动发消息。
 
  于是就再也没讲过话。
 
  你看吧,就算你有想按重播键的时候,也不能保证对方有同样的想法。
 
  玩了这么久,我总结过探探上的3种取向:
 
  纯粹地聊天;纯粹地约;聊也行,约也行,恋爱也行。
 
  第一、第二种人其实拥有同样的心态——想要新鲜感,但不会投入太多感情。
 
  像我这样的第三类人,是探探上的大多数,也应该是最沉迷的用户群体:想要新鲜感,但不确定投入的感情。
 
  不过,我也是一步步进化成这样的。
 
  最初用探探的时候,它躺在手机桌面“社交”文件夹的第三页,被我藏得很深,不想被人发现。
 
  第一次回复的人,主页上放了很多他攀在各种高楼上的照片,很危险,很刺激。
 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种叫做“爬楼”的运动,在摄影圈里的名声并不太好。
 
  他只发了一个emoji过来,我就迫不及待地回复了。聊了不久,他约我第二天一起跟朋友去拍照。
 
  那是我第一次见探友。他介绍自己的两个朋友,说:“这个是我在ins上认识的博主Joey,这是我在摄影群里认识的Sam。”
 
  向他们介绍我的时候,他说:“这是我一个朋友。”
 
 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的名字。
 
  没人知道我才刚见到他10分钟,也没人知道我们是通过陌生人交友软件相识的,只聊过大概3个手机屏幕的天。
 
  那天他带着我们拿着相机,几乎跑遍了整个城市。
 
  “他还不错,是个好玩的人。”我这样想。
 
  又见了几次面,我们在一起了。
 
  我们很默契地再也没提起过探探,也没有让对方卸载。
 
  但我偷偷地上去查询他的状态——两周前活跃。我放心地卸载了探探,以为自己不会再需要它了。
 
  而事实是,我们短暂的关系只维持了三个月。
 
  我不确定,这和探探有没有必然的联系。例如,我不敢在向朋友介绍他的时候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,我们在探探上认识的。”
 
  如果这样说,大概没人相信我是真的在和他恋爱吧。
 
  怀抱着这样小心翼翼的心情,我能微妙地察觉到,他也同样不想说这句话。
 
  我没有见过他的朋友,在他家附近吃饭的时候,他会说“好怕被我妈撞见。”
 
  这种连自己都无法打从心底认可的关系,很多直接的话都说不出口,所以,我们连一次架都没有吵过。
 
  分手都靠的是冷暴力。
 
  分开以后,我像是戒毒后又无法控制自己复吸的瘾君子,重新下回了探探。
 
  之后,我见了不少人。有的看了场电影就不再联系了,有的因为聊文艺话题,在见面时互相交换了书,成了好朋友。
 
  也有见面后,坦诚地告白,想和我恋爱的人,我都很惶恐地拒绝掉了。
 
  然后打开探探,寻找新的人和新的话题。
 
  大概第三种取向的探探用户,最开始时都和我一样经历过这个阶段。
 
  那晚见面以后,我才知道那个粉红t恤男孩,也是个搞音乐的。
 
  不出所料,我们也很聊得来。
 
  我跟他聊和另一个音乐男孩也聊过的歌手,讲我记不清讲过多少遍的段子,然后再哈哈大笑不知道第多少次。
 
  可是,只要这个人是新的,他给我反应就不一样。
 
  与其说玩探探上瘾了,不如说我是对新鲜感上瘾了。
 
  聊也行,约也行,恋爱也行的第三类人,听起来很诚恳,不预设任何可能,任由关系发展。
 
  可是,新鲜感也是丢失最快的。
 
  那个粉红t恤男孩约我喝酒的时候,我还同时跟另外两个人在聊天,只是,他先一步提出了邀请而已。
 
  我说“不如就明晚”,也是因为我知道,再推迟一点时间,我们俩都会对彼此丧失兴趣。
 
  大多数的见面,都凭借着那一股冲动。
 
  喝完酒以后,粉红男孩牵了我的手,对我说了很多甜蜜的话。再接触一段时间,说不定我们也能在一起。
 
  可心里有个声音说:“诶,你还有437个配对,说不定能遇见更好玩的人。”
 
  刚刚,粉红男孩又给我发消息了,我没有回复。
 
  还能这样下去多久呢?我也不知道。
相关文章